境内措施衍生品尚在刚运行阶段,花几十元也能买到艺术品

图片 1

境内措施衍生品尚在刚运行阶段,花几十元也能买到艺术品

图片 1

从几元的明信片到几万的版画、雕塑,艺术衍生品的价格满足了喜爱艺术的不同消费群体,艺术已经不再是让大众感觉遥远的东西,艺术品的价格也不再让人感觉望尘莫及。

似乎是一个行规,国内外的美术馆、博物馆等艺术机构都设有配套的艺术品商店,而这些艺术品商店也成了艺术爱好者们淘宝的好去处。

798艺术区是目前北京知名度最高的艺术区,在这里百雅轩、尤伦斯艺术商店、白盒子艺术馆、艺奇798文化基地、稀奇等主要经营艺术衍生品的机构林立,其形式除了版画和雕塑,还有文具、服装、丝巾、饰品和茶具等。每家机构都有自己的主打产品,比如百雅轩、白盒子的版画;尤伦斯、稀奇的雕塑;艺奇的茶具但在价格上却有很大差距。

刚刚开放的长江汇当代艺术中心也不例外,在展厅的一角,就设有一个个性化的艺术品小店。

百雅轩主打版画产品,也是销量最好的产品,其中丝网版画是最年轻的版画艺术形式,价格在数千元不等。百雅轩经理徐建欣介绍,除了版画,百雅轩也在做其他衍生品,比如吴冠中的艺术丝巾系列,定价980元一条,因为定价比较高,这类丝巾都是企业订购。

记者在现场看到,小店除出售国内最知名的艺术类期刊和一批与展览相关的知名画家的画册外,还有许多艺术家作品的衍生品像雕塑家陈文令的红人系列、乔迁的银色人体系列以及艺术家张奇开的熊猫系列。而店外,张奇开的一件被衍生成雕塑的《吹空气No.6》的原作正在展厅展出。除雕塑外,这个小店还出售还有吴冠中、黄苗子等名家授权的限量版丝巾,台湾瓷艺家的系列茶具铁匠营的手绘车模等,可谓各具特色。

从雕塑家隋建国的作品元素提炼出来的恐龙系列,已经成为尤伦斯商店的标志性产品,限量版恐龙雕塑设计出9个不同的颜色,满足了大众的需求,每个售价4.2万元,相比隋建国作品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实属小巫见大巫。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推广部周媛介绍,消费者还是比较能够接受这些艺术衍生品的价格定位的,毕竟这些艺术衍生品也有它们自身内在的价值。在尤伦斯商店,学生比较喜欢购买明信片或者文具一类的东西,很多学生挑选恐龙系列的马克杯和笔记本,杯子和笔记本的售价均为30元,笔记本每一页印有不同的造型,独具创意又很实用,饰品、丝巾一类则比较受年轻上班族的追捧。

据记者了解,本次展览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可以出售的。但由于都是名家名作,其中不乏上百万甚至千万级的精品,最便宜的也近十万元,所以对于大多数普通市民而言,还是看热闹的多。而艺术衍生品却能够更多的满足普通艺术爱好者的需求,在观看展览的同时,花几十元就可以选购一件自己喜爱的小玩意,何乐不为?在现场,记者就见到一位先生为自己的女朋友买了一条黄苗子授权的限量版丝巾。

艺奇798文化基地将一些名家作品,例如梵高的《星空下的咖啡馆》、莫奈的《威尼斯》印制在雨伞上,价格在百元左右。相比之下,艺奇的茶具是其中最有卖点的。茶具以齐白石作品为元素,独特的造型设计加上使用骨瓷材质,在灯光照耀下显得轻薄通透,大部分价格在千元以内。店内工作人员透露,国外友人对印有齐白石作品的茶具特别喜爱。外国人对茶具本身就特别喜欢,这些茶具因包含中国水墨名家作品元素而格外吸引人。

据中心负责人介绍,他们将把艺术衍生品的销售作为中心的一个项目来经营,赚取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让大家在这里可以买到自己喜爱的东西。她说,接下来中心将两条腿走路,一方面退出更多价廉物美的小件;一方面代理一些著名画家的限量版复制品,以满足人们的多元化需求。

业内孙永增

白盒子艺术馆负责人

价格体系尚不健全

白盒子艺术馆建馆以来,高端的、学术的、具有国际性的展览比较多,和大众之间的关系相对比较远,在这种情况下,孙永增提出艺术改变生活的理念,这种理念的提出实际上是让大众和艺术发生关系。经过几年的发展,孙永增发现衍生品市场有点乱。

衍生品的概念比较混乱,品质参差不齐、价格体系也很不成熟,经销商不知道怎么定价,有的过高、过于离谱。孙永增说。

孙永增将艺术衍生品分为三类,一类是纪念品性质的艺术衍生品,比如笔记本、杯子、明信片等,这类物品带有一定的纪念性质或者具有推广和宣传性质;一类是规模大一点的艺术衍生品,比如版画和雕塑;还有一类占比重最大,属于设计品或者艺术设计品。

当物质生活丰富了以后,人们会选择一种偏向精神性比较强或者文化含量比较高的商品,这给艺术衍生品带来了发展空间和机会。孙永增认为,经过几年的发展,衍生品市场会有一个比较成熟的体系,在版权的保护和与艺术家版权的利益分配上,也会达成共识。衍生品在艺术品市场的比重非常小,但未来的潜力很大,一方面是人们对此是有需求,另一方面版权消费的意识在提高,这对艺术家也是有利的。

李大钧

百雅轩文化机构负责人

连锁店利于市场推广

李大钧认为艺术衍生品市场中销售渠道可能是个难题,百雅轩也正在尝试打开渠道,最近刚刚在央美附近投入运营的艺S空间正是他给出的解决方案。在这之前,很多专家光谈艺术衍生品的意义、价值,唯独缺少方案,作为一个企业,开店就是渠道,艺术衍生品找到合适的环境营销,才能走出第一步。

除了缺乏销售渠道外,衍生品也缺乏推广,更多的是被动的接受。李大钧表示目前必须找到更有能力的方式来推广艺术衍生品,商家不能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例如将店入驻社区旺地,使更多的民众驻足观赏,使更多大众对艺术产生兴趣,甚至吸引进来一些从来没接触过艺术的人来了解。这样的店要与普通画廊不同,要放下画廊的架子,但又不能叫商店,因为商店只是销售商品,没有与之配套的服务。

李大钧认为艺术衍生品的推广空间需要一个全方位、多元化的艺术展示、消费场所,并且未来要形成连锁的经营模式,这样才能使得资源更好地利用。艺术衍生品消费的人群会越来越大,在未来每个人都是潜在的艺术衍生品消费者。

瞿广慈

稀奇品牌艺术总监

品质好才有升值空间

当稀奇品牌成立后,瞿广慈就从瞿老师变成了瞿总。稀奇主要经营雕塑家夫妇向京和瞿广慈的雕塑衍生品,瞿广慈主要负责品牌事务。对于国内的艺术衍生品市场现状,瞿广慈坦言,艺术衍生品还是在艺术品范畴内的延伸。我们所做的这些艺术衍生品实际上是艺术性的商品,那么也要具备礼品的概念。

瞿广慈举例,他在考虑一件商品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它是否具有礼品的性质,其次是考虑它的艺术性,因此艺术衍生品还需要在属性上有所转化。

在瞿广慈看来,艺术衍生品还需要有形式上的转变。他认为,目前市面上很多衍生品只是简单地将一幅作品印在杯子、碗上,这种形式过于简单。很多人把艺术衍生品看做是艺术品的资源再利用,相当于挖了一桶金后再挖第二桶金,这仅仅是从商业的角度考虑的。瞿广慈认为,需要把艺术衍生品看做是另一种财富。

对于艺术衍生品的市场前景,瞿广慈认为好的作品一定会升值。首先,如果原作升值,其衍生品就会升值;其次,衍生品如果品质好,就会被赋予新的价值。好的艺术衍生品和好的艺术品一样,是一定会升值的。

李纲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与发展部主任

衍生品拉近观众距离

李纲2000年在广东美术馆任职时,美术馆就已经开始运作、开发很多艺术衍生品。来到北京后,他延续这个思路,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继续开发艺术衍生品。在首届CAFAM未来展时所设计的手表就深受消费者的喜爱,它独具创意,指针倒走的设计与未来展的概念非常吻合,倒走似乎象征着青年的叛逆、逆思维。这些衍生品由独立的设计师和学生设计,主要针对一些展览活动,所延伸出来的一些辅助的东西,用这些东西作为活动推广的延续,比如笔记本、T-shirt等。我们会根据不同的展览分别开发艺术衍生品,衍生品也成为展览与参观者之间产生连接的桥梁。

目前央美美术馆的艺术衍生品销售情况比较不错,李纲认为,艺术衍生品的开发是美术馆和博物馆必须要研究、发展的一个工作,在艺术衍生品的传播过程中,美术馆和博物馆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李纲分析,目前衍生品在艺术市场中所占的比例很小,只是对艺术品或展览的推广起一些辅助作用,自身还没有形成市场,但未来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它不仅仅是简单的卖的东西,它和美术馆的品牌推广、与受众的结合有着息息相关的关系。一个成功的美术馆,它的艺术衍生品一定要做得很好,要作为一个载体去推广艺术。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